下山

    下山

    楚倾欢心里想的是,这个秦书知和原书中描写的一点都不像,至少她觉得一点也不可爱。

    不是我掳的你。她淡淡开口,有些慵懒。

    不是你,也是你的手下,反正就怪你!妖女!秦书知以为她在狡辩,口气变得更加不好,甚至少年白皙的俊美的脸庞上因为气愤浮现了红晕。

    楚倾欢有些无奈,她想说不是我掳的你,掳你的是原身,但是这话放在心里说说就好了,说出去秦书知也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不再辩解,转移话题开门见山道:看到了吗?这座山峰不能步行,需要用到轻功,所以我要带着你用轻功翻越过去。

    不拖泥带水的说完,抬头看了看碧云如洗的天空等着他的反应。

    秦书知闻言望了望烈日下陡峭的山峰,的确是不便步行,他浓密的眉皱了皱,高高昂起精致的下巴,看向楚倾欢的眼神有些嫌弃,语气中带着理所当然的命令:既然如此,那你还不将小爷身上的封印解开。

    同时心里想,他才不要靠近这个妖女。

    楚倾欢差点要被他这副高高在上命令的语气给气笑,不过转头一想,他一个皇族中的王爷高高在上惯了,习惯了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人,这样也在所难免,想着还要攻略他,就不和他计较。

    挑了挑眉摊摊手:我不会解,不管你信不信我说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楚倾欢挑眉的动作在秦书知的眼里就是得意挑衅,自然不会相信她的话,一时之间恨得他牙痒痒恨不得咬断她纤细的脖子。

    看秦书知还是站在原地不动,楚倾欢觉得他真墨迹,心里有些不耐烦,要在天黑之前下山不能在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怎么,难道你怕靠近我就会被我的魅力折服从而喜欢上我吗?楚倾欢眼眸漆黑,一双狐狸眼灵动带着动人的光彩,定定的看着秦书知揶揄道。

    你,你少自作多情了!小爷才不会喜欢上妖女!

    有些被激怒的走上前靠近楚倾欢,一只手臂揽上她柔软的腰肢。

    楚倾欢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到,有些不自然的眨了眨眼睑。

    少年漆黑的桃花眸看着她,淡粉的薄唇,挑眉道:谁说小爷怕了,吃亏的还是你,既然你不在乎清白

    说道这里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,顿了顿再次毒舌道:不过,你之前养了那么多男宠,你好像没有清白。

    你

    我什么我,难道小爷说错了?那些男宠不是你养的吗?秦书知的眼神鄙夷,有些不屑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距离很近,近到可以闻到对方的气息,粉色广袖紧挨着红色长裙,可是彼此的心都在排斥对方。

    楚倾欢被刺了下,虽然她知道说的不是她,但是一个女孩子突然被当面说没有清白,还是会生气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任务她真想将这个不识好歹的男人扔在这里!

    娇美的脸庞忽然冷了下来,柳叶眉轻蹙,殷红的樱唇冷冷开口:扶稳了,摔死了不负责。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不等对方反应过来运转体内地内力,提气一个起落带着秦书知飞离地面,远远望去,红色轻纱如一缕青烟飘荡。

    啊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秦书知,突然感觉双脚正快速地离开地面,神色一慌,双手立刻抱紧了楚倾欢的身子。

    飞跃翠绿的山峰途中,女子身上的芳馨传来,腰肢柔软的不可思议,秦书知白皙的俊脸浮现了淡淡的红晕,精致的下颚线紧绷。

    放松点。他抱的太紧差点让楚倾欢泄了气。

    闻言秦书知看了看楚倾欢,见她好像被他勒的脸色通红,加上毕竟是一个女子,要带着一个比她重的男人飞跃高山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抱着她腰肢的双臂松了松力道,同时对这个女人有了些改观。